• 2009-07-262009-07-26 - [words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odswork-logs/42956274.html

    棉花在吃牛杂的时候从他的漏拾口袋里掏了张灵符出来送给我,他指着灵符像个道士般,一直在对我重申:上顶天,下杵地,中间要宽广,用心去爱。其实我并没有很想要吃牛杂,棉花说:吃嘛,柚子,当满足我最后一个心愿,在走之前请你吃顿牛杂。其实吃牛杂这种方式很朴实。棉花说,成都人就是毛躁,摆个烂摊摊都可以坐下来吃得很high,可能我要等很久才能吃得到火锅了。我说上海也有很多火锅店,他说上海的火锅很瓦,我啥子话都没说。后来走的时候我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火马。

    后来从窄巷子那个所谓的时尚趴买醉回家,我一直在想棉花说的话,上顶天,下杵地,中间宽广用心去爱。中间要宽广,内心要强大,内心咋个才能强大嘛,内心强大拿来爪子?我日!我在想是不是等我20年以后再拿出这纸灵符还是不晓得内心强大是个啥子样子,那个时候我44岁,蹉跎,豆瓣上括号里的地址仍是成都,上不顶天下不杵地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words

    评论

  • 亲亲
  • 我爱你写的这段耶
  • 牛雜.好好吃...
    走的時候吃了.感謝泥坑.
  • 看这篇的时候我的浏览器里正在播着《经过》,开篇就是一段二胡,搞得我心里这个悲凉。
    上海没有火锅。
  • 好先生是哪个哦。。老娘一直没懂起。


    走嘛。。切参加革命。
    回复TQ说:
    同问。
    2009-07-27 01:24:36
  • 在空中飄著也很舒服啊,特別是跟愛人在一塊兒飄。
    咱大家以後總會重新相聚的,每個人都各自加油吧。
    愛你。愛TQ,愛色母,愛葵葵。
  • 走,看现在哪个国家需要革命的切参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