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7-182009-07-18 - [words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odswork-logs/42559467.html

    突然想起看掌纹这件事并不是突然想到的,之前有研究过一段时间看手相,之后不了了之,也有给朋友算上一卦,可是到这个时候却丢失了这样的技能,连看着自己凌乱手掌的纹路都不晓得是祸是福。

    media里面的音乐是《Twilight》里Robert Pattinson的那首《Let Me Sign》,决裂到不行,目前为止对于决裂并无太大感思,尤其在看了你们日记以后,所有人都在写离别是要怎样?最早是马竟然,然后是肖宽,再后来是火马,现在是棉花和于聪,之后是唐乔,非常不错,好在火马的博客从走之前就已经停止更新,我在想是不是我要在抓虾里直接把它给删掉好了,最后从博客链接里也把你删掉,硬盘格式化,烧掉!我倒还好,就连在你们临走的酒局上都并没大醉,只是微醺,以前在母亲河里狂吐的气魄早就没了。以后戒掉九眼桥这个送人的地方好了,居然于聪还能白目的讲出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这样的诗句,好吧,至少在那几次的九眼桥之夜我都并没看到西岭雪山,云太厚,脸皮太厚。

    向学即将嫁入豪门,估计以后甲壳虫都不会再开出来了,我并没有每次都心机重到不要大奔男来参加聚会,只是觉得这样可以倒数计次的聚会也不会再多了,于是悄悄在你耳边跟你说你婚礼上我要大醉之类的话,红包我再计算一下具体给多少这件事,其他的往后再讲。行吧。其实我还多想念橘色雪弗莱的。

    各位好朋友们,我非常坚定的相信你们绝对会很high的到那个你们马上要到的地方,各人追求不同high点,我还是上班写稿拍片伴随偶发性的抓狂,其它的你们个人看到办,都不要给老子回来!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words

    评论

  • ?我的鏈接沒了?突然看到。
    我還經常看你BLOG.

    ytblog.cn
  • 狠伤心你用抓虾没用更强大的股沟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