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2-252009-12-25 - [words]

    null

    就连我的生日都不想去在乎或者压根不希望被谁庆祝或者做别的,更别说这种不晓得为什么要浪费心神筹划的日子了,点越来越高,对酒聚、夜会、烂醉之类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。把公关送的酒卡统统送人,这一年平安夜平安得不晓得多平安,够了。一个人怎样过都好,往后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,我特别恶心自己刚才劝退的嘴脸。不灵的逊咖。